Welcomehg0088为梦而年轻!

hg0088注册 峰峰大社“铁胳膊”张老利传奇 武功非同凡响

来源:网络媒体平台 编辑发布:信息港小编 发布时间:2019-07-25
清末民(国)初,大社村出了个奇人张老利,人送雅号“铁胳膊”。就其雅号而言,也知此人武功非同凡响。张老利生于大社村东义街张家行子(行子:既一族人聚居之地),天生异秉,从小习武,练就一幅好拳脚和神鞭绝技。尤其那双胳膊,黝黑如铁,力举千斤。


技惊劫匪

张老利务农为业,农闲时贩粮、物为生计,过得道也逍遥自在。

一日,张老利从东乡贩得谷米300斤,用一独轮架子车运送回家。当来到淑村至大社的半道时,天已完全黑了下来,老利借着一抹弯月下的微弱之光,看到前面不远路旁高冈处有黑影闪动了一下:遇上了劫路贼了。老利权当什么也不曾发现,继续推车前行。走到劫匪埋伏地点,并无动静,只待走过十数步后,才听身后一声呼啸,四五个人影落荒而逃。

劫匪何以不扑向车子,反作四散奔逃呢:原来匪首埋伏在路的最前沿,当老利过来时,朦胧的月光下,匪首看到,老利手攥车把,两臂弯起,车轮离地而起,就这样托着连车带粮400余斤的重量,不疾不徐,向前走来。他心里想:此人两臂若无举鼎之力,腰间若无卧马之功,腿上若无裂石之劲,何有此能。今日是“李鬼遇李逵”,还是保命要紧。

“鞭”挫穷寇

还有一次,老利牵一头骡子到南乡搞驮运生意,时值傍晚,走到一个干河沟的岔口,从暗处呼啦啦围上七八个人来,或獐头鼠目,或横眉竖眼,或满脸横肉,手执棍棒。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踏前一步,喝道:“要命的,留下骡子钱财,走你的路。”老利装作被吓得战战兢兢的样子,趋步上前,躬身一揖道:好汉爷,骡…骡子是我…我的,竟可牵…牵去,但这笼…笼头是…是借得,求大爷行…行个好,让我拿…拿回吧。强盗们哈哈大笑,头目说道:“还算识相,好好,快去卸罢。”老利放下肩上褡裢,走到骡子跟前,卸下笼头,提在手中,走出五六步远近,突然转过身来,大喝一声:“蟊贼,看爷爷神鞭到了”,缰绳抡起,如出水蛟龙;笼头甩开,若天际流星,河口如同刮起一阵旋风。碰着的既倒,蹭上的就伤,一袋烟工夫,盗贼便全数撂倒在地。

老利性本良善,不愿重创穷寇,也不愿结怨太多,拾起褡裢,掸去上面尘土,来到骡子跟前,系上笼头,翻上骡身,回头对众匪斥道:“再若伤天害理,决不轻饶。”然后扬长而去。

单刀赴会

自此之后,“铁胳膊张老利”的名声在十里八乡便传了开来。东边数十里有一“窝匪”,称作“XX堂会”,称霸一方,也时常出外打家劫舍。听说张老利的名头后,便想找他晦气。

一日,老利正在村边犁地,只见村东的大路上过来个骑马的人,来到地头,翻身下马,好似在等他。老利到了地头,看这骑马之人,三十岁上下,膀宽腰乍,目露精光,太阳穴微微突起,一身打扮,精神利落,知道是一练家好手。只见来人上前一步,双手握拳,请道:“老哥,听说恁村有一‘铁胳膊’张老利,武功不凡,特来请教一二,烦请引见”。老利听此人出言不逊,有心戏弄于他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算你问到人了,老利正是恩师,不过,老人家有言,想见家师,先得过徒弟一关,对不住了”。来人见老利一副庄稼人样子,并不放在心上,顺口答道:“那就请划下道来吧”。老利依旧不紧不慢的样子说道:“老弟远来是客,武的有伤和气,还是来文的吧”。老利走到犁前,拔出犁上楔子(楔子:犁杆和犁杖之间的一个硬木快,犁地时掌握深浅,牲口的拉力全聚于楔子上)将食指伸进楔口,指来人道:请开始犁地吧。来人赶动牲口,老利以指代楔走了一遭(200余米)仍是气定神闲。然后指来人道:“请你一试”,来人不甘示弱,也如此照办。老利赶动牲口,谁知只走两步,便见来人面色苍白,杀猪般嚎叫。老利停下犁杖,来人仍是唏嘘连声。之后,换了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,伸手入怀,掏出一帖递到老利面前,诺诺连声:“当家的有请张老英雄赴宴,特此拜上”,留下“英雄帖”,仓黄而去。

到了约定日期,老利依然农家打扮,独自一人,前去“赴宴”。日近中午,来到一个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村边,吃了几口干粮,想讨口水喝。这时,只见村口有两个妇女在井边打水,便走上前去:“大嫂,兄弟走路长了,想讨口水解渴。”两妇女见其胡子拉碴,拉里邋遢,土里土气的,并不睬他,径自抬了水去了。老利侠肠谑浪,心想:此村人心不古,何不搞个恶作剧,小示惩戒。他端详了一下井口,又四下望了一下,看南边有个打谷场,走了过去。场中有两个石磙,便顺手拢来,身子蹲于两磙中间,扎好马步,腰间用力,喝声“起”,便将两个石磙夹于腋下。来到井边,将两个石磙小头朝下,大头在上,并排栽于井口,然后,继续赶路去了。

时值傍晚,来到赴约的地点:一个二百来户人的村庄。入村口数十步有一个深巷,深巷尽头是一处院落。来到巷口,只见八个大汉,佩刀执杖,列于两旁。房上也有数人,叉手而立。见老利到来,说声“请”,便有一人带路,向深巷走去。也是艺高人胆大,老利恍若未见,只轻笑一下,昂首挺胸,跟了进去。

来到庭院门前,忽听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,回头一看,原来是巷侧的房坡上落下无数的长木葛针,将巷子的路全部添死。老利心想:这是送给我的“有来无回”,也罢,既来之,则安之。他又只是轻蔑的一笑,转身踏进了大门。

穿过一个“一进二”的院落,来到坐北朝南,有着七层台阶的五开间客房。客房正中放一张紫色八仙桌,桌上摆着大腕酒,大块肉,没有筷子,只在肉块上插了四把匕首。桌子周围放四把太师椅,其南向、西向、北向坐了三个匪首,只有东向的位子空着,显然是留给老利的。左右两侧各站着四个彪形汉子,不用说,定是一个“鸿门宴”。进的门来,老利不卑不亢,抱拳说道:“幸会、幸会”,便坐在了那张空椅上。寒暄几句,这时,西向的匪首上前拔下一把匕首,随手切下一块肉来,刀尖插着,口里说着“请”,顺势递向老利口中。老利见肉到脸前,大口一张一合,只听“格嘣”一声,连肉带刀尖一起咬入口中,咋巴几下,连说好肉、好肉,接着,头向右一甩,又听“噗”的一生,一个亮点从口中星矢般飞出,直深深的嵌入楹柱之中。然后,趁匪首惊愕之时,身子从椅子上弹起,又借椅子纵身一跳,两手攀住檩条,使一“兔子蹬鹰”屋顶便被掀开一洞;又一个“鹞子翻身”,拧身上了屋顶,屋顶的几个喽罗,还未弄清何事,便被三拳两脚扔到了房坡上。一个黑影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,房洞里只传来两声“告辞、告辞”。

老利在外边朋友家休息一夜,第二天起身回家。又是近午时分,来到了曾路过的那个小村子,只见许多人围在村口的井台上,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,几个男人手里还拿了绳子、杠子。老利来到近前,看他们一个个满头是汗,气喘吁吁,看似摆弄了好一阵子。一个后生正骂道:不知哪个缺德鬼干得此事。老利分开众人说道:“先别脏口,我道略知一些。听说昨日有一赶路的经过此处,想讨口井水喝,咱村的两个大嫂在此打水,竟然不理人家,想必……”这时,一个老者觉得事有蹊跷,上前言道:都是女人头发长,见识短,这位汉子能否帮帮我们,家里饭菜招待。老利说:“刚才你们怎么弄得。”老者说:开始想用绳子套住两个磙子一起拉出,可心有余而力不足;一个一个拉吧,又怕另一个掉在井里,你看……。老利轻笑一下,“我试试看吧,请大家闪开些”然后走到井口,扎好马步,弯身投臂入井,两手托住石磙下沿,喝一声“起”,石磙随着声音翻上井台儿。直惊得村里人目瞪口呆。还是那位老人先警醒过来,趋步上前,深深一揖:“真是有眼不识泰山,快请神人家中喝酒”,老利又是轻笑一下:“不打搅了,以后过路的能讨口水喝就行了。”说罢,甩步向西而去。身后人群中两个妇女把头深深的埋进怀里。

自此之后,这村的民风果然好了起来。

张老利武艺高强,侠名远播,但从不惊扰乡里。在他生活的那些年月里,村里百姓都过着安定的生活。

  撰稿人: 大社学校教师 王太山
分享到:
相关信息

最新资讯

图片新闻

热点推荐